首页 > 资讯 > 精选热门小说鹿绥柳赫《疯犬驯养》小说推荐_《疯犬驯养》全集免费阅读

疯犬驯养

《疯犬驯养》

原来是只猫头鹰

本文标签:

《疯犬驯养》主角鹿绥柳赫,是小说写手“原来是只猫头鹰”所写。精彩内容:柳赫是个克星当然了,这事不是个秘密,他本人也并不在乎,实话实说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前二十年,他都是把这句话当做耳边风直到他的出现他是自家哥哥养出来的山茶花。漂亮,柔顺,绝对的好学生和他这个混混富二代完全不一样这次再有人这样骂他,身边的山茶花摘掉自己的眼镜,抄起旁边的东西就砸了过去柳赫目瞪口呆“他好霸气,他好爱我”(本文无脑甜文)...

来源:fqxs   主角: 鹿绥柳赫   时间:2024-05-15 22:56:58

《疯犬驯养》小说介绍

鹿绥柳赫是现代言情《疯犬驯养》中出场的关键人物,“原来是只猫头鹰”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门口的李叔是跟了柳家十几年的老人了,平时也负责修理家里的小东西。他看见方程的车准时停在了门口,于是也和往常一般,招手让他过去。方程走过去接过李叔接过来的水,和他一起蹲在门口。“你今天来早了,昨天晚上我听见小赫和小鹿好像吵架了,两个人叮叮当当到了很晚才消停...

第3章 是在金屋藏娇吗

鹿绥久久不能入眠,仿佛被人抽离了灵魂,他呆呆的坐在床边,对面墙壁上挂着的那幅画,是柳赫曾经画给他的梁祝化蝶,可如今那画漆还没有干,他却要先一步干瘪了。

他静静的坐着,手指上的烫伤还发着红,是晚上煮粥时被蒸汽所伤,他看着手上的伤,淡淡一笑。

声音幽幽。

“鹿绥,你真贱啊。”

但是他还没有从难受的心情里释怀,门忽然被推开了。

他的房间有两把钥匙,一把在齐姨那里方便她打扫,一把在鹿绥自己手里。

鹿绥呆愣住,看着柳赫手里那把他没有见过的钥匙,还不等他问,柳赫就先一步锁上了门。

“你做的很好,有乖乖等我回来吃饭。”

“你为什么骗我?

你为什么己经复合了还要来找我。”

话说不过两句,便又被柳赫压制住,鹿绥奋力挣扎。

“柳赫!

你混蛋!

你有女朋友!”

他的挣扎对常年健身甚至打拳的柳赫来说,根本不够看,他轻轻松松的就将他的双手抓住举在头顶。

“鹿绥,我有女朋友又怎么样,你该不会以为你和她是平等的吧?

你不过是我的一个器具而己,不用担心自己会撼动我的婚姻。”

鹿绥发了狠,他使劲挣扎,抬脚想要去踢开他,没有用,只是徒劳。

衣服被撕裂时,鹿绥觉得撕裂的应该不是衣服,而是他的自尊心。

他终于痛痛快快的哭了出来。

“柳赫,你给我一个痛快吧,求你了,杀了我也好,让我去做乞丐也好,求你放过我吧。”

柳赫看着他,看他的泪水洇开一片痕迹,目光狠厉却松开了些许钳制。

看着他被自己抓红的手腕,手上力道停了下来。

“你想痛快?

想都不要想,你休想丢下我一个人痛苦独自快活,这辈子都别想。”

随着疼痛的起伏里,身体本能的反应更让他羞愤,他紧紧咬着牙关不发一语。

柳赫喘着粗气,将他抱紧。

“你做的很好,如果发出太大的声音,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和嘉妍解释呢。”

说完鹿绥目光更加空洞。

“鹿绥,别想离开我,你欠我的,这辈子都还不完。”

“宋氏的独女,不错。”

气质高贵的年轻女子坐在柳赫办公室,酒红色长发半挽,穿着一身得体黑色长裙,微微开叉的裙下露出精致的高跟鞋。

她精致的脸上带着淡淡的愁绪,仔细看还可以看见她眼下轻微的疲色。

她手里拿着宋嘉妍的照片,抬头看向在办公桌后办公的柳赫。

“你们之前不是分手了吗?

怎么复合的?”

柳赫抬起头,声音温润,似乎在叙述一件在普通不过的事情。

“也只是碰巧,见面觉得还是想念,所以就顺其自然了。”

女子看着照片上笑的温柔的女孩。

“父母都是教授,可以说是书香世家,和你结婚倒也好,对柳氏很有帮助。”

微微侧开照片,偷看向那边低头安分处理工作的柳赫,目光微凝,想了想,还是挪开了目光。

而她挪开目光的下一瞬,柳赫的眼神就幽幽看了过来。

鹿绥推门进来,柳赫又恢复安分。

他脸上疲色更显,一手端着咖啡,一手拿着文件。

“柳总,这是己经敲定好的建材公司,己经把价格讲下来了,比原先价格便宜了西个点,如果没有其他问题可以签字了。”

转身将咖啡放在女子面前。

“秦总,你的美式。”

女子抬眸看着他疲惫不堪的脸色,又看向一旁似乎真的安分了的柳赫。

“柳赫,我还有其他事,先回去了。”

说着站起身,接着开口。

“鹿绥你送我,对于山市那块地,我还有些注意事项要告诉你。”

鹿绥跟着她走到无人的电梯口。

“秦总,他还好吗?”

被称作秦总的女子叫秦暖,按年龄比他们两个都要大,身为秦氏目前的掌权人,平日里的雷厉风行养就了她冷漠的气质。

此时她叹了口气。

“我知道你担心他,你放心,有柳氏和秦氏,没有人会对他怎么样,他的生命体征很平稳,只是,只是医生也说没有把握他什么时候会醒。”

鹿绥点了点头。

“好,谢谢秦总,这样就很好,我能去看看他吗?”

秦暖沉默了眉目,抬眼见面前身形有些清瘦的男孩,虽然自己比他们大,却也大不了几岁,见他这般失魂落魄。

心还是忍不住软了下来。

“是不是柳赫为难你了?”

她声音温柔,让他眼眶一热。

“没有,他,对我很好。”

“柳逸把他宠坏了,自小柳赫就是个混账性子,柳逸希望你能辅助好他,那就拜托你受累了,如果有什么困难,尽管来桥岸小榭。”

秦暖与柳逸是多年好友,也是此时柳氏最信任的人,身为秦氏掌权人,不收取任何利益只为帮助柳氏和柳赫度过交权这一难关,因此,秦暖是格外值得人依赖的。

“我真的不能去见一见柳总吗?

那怕让我远远见一眼也好。”

秦暖沉默下来,看着鹿绥湿漉漉的哀求目光。

“好吧,过几天我来接你,这事不要让别人知道。”

“好,谢谢秦总,谢谢你。”

说着脚步轻快的要离开。

“鹿绥。”

他停下脚步回头,秦暖的脸色有些奇怪,像是感慨又像是难过。

“不要勉强自己,你要学会断舍离。”

这话说的莫名其妙,却戳中了鹿绥,颈侧遮盖下的牙印此时忽然猛的刺痛。

他慌张捂住脖子,想要上前两步追上离开的秦暖。

刚抬脚,身后忽然像过电一般,猛然一凉。

猝然回头,撞入一双黢黑深邃的笑眼里。

柳赫静静站在拐角处,似乎站了很久,他带笑看着鹿绥。

“我以为,你想要逃跑呢。”

鹿绥不愿意和他再有牵扯,低着头快步从他身边离开。

柳赫看着他几乎是落荒而逃的背影,嘴角轻弯。

今天的鎏露小筑格外寂静,鹿绥照常九点半才会回家,而柳赫下班就被好友喊了去。

灯光五颜六色的缭乱里,柳赫好友庄云旗一把将他拽到自己身边坐下。

听着耳边音乐声嗡鸣,自从接手柳氏后己经很久没来的柳赫变得有些不习惯,微微的皱了皱眉,庄云旗没看清他的脸色。

“柳赫!

最近工作怎么样?

需要我去帮忙吗?”

酒杯碰撞,柳赫嗤笑一声,轻蔑嘲笑。

“我还不知道你,半杯水空晃,你会什么啊你。”

庄云旗毫不在意“我去帮你公司的单身姐姐啊,哈哈哈哈哈。”

柳赫仰头喝了一口甘冽苦涩的酒,听见庄云旗这样开玩笑,下意识的回答。

“少放屁了,你这样口无遮拦,被人听见了,又要挨打了。”

说完柳赫愣了愣,音乐声过大,庄云旗没听清,他疑惑又问了一遍:“你刚刚说什么?”

柳赫沉默了一下,然后微微抬高声音。

“我说我要订婚了。”

庄云旗脸上露出意料之中的表情,笑了起来。

“鹿绥答应啦?

恭喜啊。”

“不是鹿绥。”

音乐声此时变得和缓,刚好能让庄云旗听清了他在说什么。

“是和宋嘉妍。”

“我靠!”

庄云旗差点砸了手里的酒,这几年他家族企业外扩,他被自己老爹拽走去了国外,没想到就只是一个飞机来回的事,自己好友就变大渣男啦!

“你疯啦!

你不是,你不是,你不是……”庄云旗的声音过大,快要把酒吧里的音乐盖过去了,导致酒吧里频频有人朝他们望过来,他赶紧压低了声音。

“你怎么回事?

你不是婚房都准备好了,还装修好了?

你怎么这样两面三刀的,你哥要是知道了,会弄死你的。”

柳赫不耐烦。

“我就是和他玩玩罢了,新鲜过了,也就那样,你不也是一年换好几个女朋友,有什么资格说我。”

庄云旗急的好像真的看见自己好友要被他哥杀掉的场景。

“你那天不是告诉我,你要去找鹿绥求婚吗?

你还说要带他去合法的地方举办婚礼。”

“他算什么东西,哦,或许算是吧,但他本来就是我哥培养给我的,我想怎么玩都是应该的,懂吗?”

庄云旗不理解,但大为震撼。

“柳赫,你真的疯了,你不是疯了就是有病。”

柳赫仰头喝完手里的酒,站起身拿起自己的西装外套。

庄云旗见他装出一副人模狗样的。

“宋家可是书香门楣,你以后别来喊我了,我的浪子回头人设可不能丢。”

说着柳赫长腿一跨,离开卡座。

方程得到鹿绥的消息来接他下班,车子照例要驶入一条小路时,鹿绥忽然开口。

“停一下。”

方程在路边缓缓停车“鹿总怎么了?”

“我有个文件忘记了,我去找一下。”

“好。”

说着方程要准备掉头。

“不用了,我自己去,我还有些食材在小筑外面的超市里放着,都是很新鲜的食材,你去帮我送给齐姨,别坏了。”

方程犹豫了,他是受命来接送鹿绥,并且监督他的,虽然对他抱有同情,可毕竟这是自己的工作,他不想丢饭碗。

“你有什么担心的?”

鹿绥声音变的冷漠,冷冷抬眼从后视镜与他的目光对视。

“别忘了,你现在的工资是从我的卡里给你的。”

车门一打开,鹿绥下了车见方程的车子开远了,才赶紧换上手里拿下来的牛仔外套,戴上了口罩和帽子,急匆匆的上了路边的网约车。

“这边路段可是极好的,出门两站就是医院,而且您看看。”

中介拉开略旧房屋的窗帘,从窗户往外看,能看见几个孩子正在楼下公园里玩沙。

中介看着仔细观察房子的鹿绥心里也有些紧张,这人虽然遮的严实,可手腕上的表可不便宜,也不知这么普通的房子能不能看得上。

鹿绥打量着面前的房子,三室两厅两卫,向南通风,是他能力范围内能买的最好的房子了,将来把外婆接到自己身边来,日日都能见到,总比远在千里之外,让人担心的好。

而且这里是京市的外线不能再外线了,俗话说灯下黑,柳赫是不会想到这个地方的,将来他就能放心些了。

“好,就这里了。”

中介意外大喜“那您是分期还是?

我这边是建议您分期,我们现在有个……全款。”

鹿绥拿出一张卡“马上刷卡签合同。”

中介实在意外,看第一遍就定下来房子就和买白菜一样,别是要拿这个房子藏小三吧?

“叮咚”柳赫拿出久远不用的手机,发现上面出现一条银行卡扣款信息。

看着信息上的大数目支出,嘴角轻轻一笑。

“以为后路藏在我眼下,我就看不见了吗?”

小说《疯犬驯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