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年下沉沦

>

年下沉沦

折希著

本文标签:

网文大咖“折希”大大的完结小说《年下沉沦》,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现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苏茴周子扬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文案年下沉沦人设:女主傲娇美丽人间清醒@男主桀骜清冷不解风情云顶山庄,苏茴看着镜子中的男人细碎的黑发很短,峰眉笔骨,手里夹着烟卷在唇边吸了一口,姿态慵懒又凛冽,而后吞云吐雾。李沐问她,“这人你认识?”苏茴用凉水轻轻拍打脸颊,“不认识。”琛氏大楼,短发男人坐在办公室中央的位置,矜贵优雅不怒自威。两人的视线在空气中交叠,明目张胆。Mr.huang小声的问,“秦总,这人你认识?”秦琛手指敲打着桌面漫不经心,“不认识。”蔷薇庭院,满室花开。墨色的真皮沙发上坐着的女孩一袭红裙明眸皓齿,瓷白的小脸未施粉黛眨巴着大眼,秦琛目光灼灼,浓郁的花瓣丝丝凉凉从她的脸颊滑过颈侧,魅惑的声线在暗夜里起伏带着沉淀已久的蓄势待发,“这花是你的,我人也是你的。”说好的不认识呢?前期略带回忆杀,有误会~上联:怎么喜欢就怎么忘记下联:你若安好便互不干扰横批:绝无可能一句话简介,装腔作势二人组双双打脸的故事立意:喜欢大概就是,想要得到更多的你标签:破镜重圆 情有独钟 双向奔赴 天之骄子...

来源:fqxs   主角: 苏茴周子扬   更新: 2024-04-02 23:03:2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苏茴周子扬是现代言情《年下沉沦》中出场的关键人物,“折希”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周一,天空如洗,阳光明媚苏茴把刚买来的紫薯三明治放在隔壁桌的电脑前桌子的文件资料上挂着工作牌,上面的白底衬衣的照片下,写着英国皇家设计学院实习生:闻静九点钟的时间刚过,闻静略带炸毛的头发出现在设计部十楼,然后准确的落座她看了看桌上的三明治,咬了一大口笑呵呵的比了个大大的爱心苏茴是喜欢这个跟她同一天进入公司的女孩的朝气蓬勃,即使被Adela骂...

第2章 这谁受得了

帝都,黑夜里霓虹闪烁。

街道上车水马龙,川流不息。

周子扬开着新空运过来的布拉迪超跑,橘黄色的车身线条流畅而略带科技感,将品牌艺术与现代设计完美结合,全球限量只有五台。

秦琛坐在副驾驶靠在椅背上懒懒散散,“找我什么事,这几天忙收购,没时间。”

周子扬扫了眼右侧的人,“我找你那能有啥事,我能跟你谈工作吗?

好久没聚了呗,顺便让你看看我新买的跑车牛不牛。”

说完欣赏般的上下左右地看着自己车子的豪华内饰,一边嘚瑟一边将油门一踩到底,发动机发出轰隆轰隆的声音响彻夜空。

秦琛朝窗外看了看靠在椅背上,显然豪华内饰并没有引起他的兴趣,“牛不牛我是没看出来,不过旁边这辆车跟着你过了三个红绿灯了你还没甩掉他。”

越过市中心的人流,路上渐渐稀疏三三两两的没有几辆车,所以这款大型的黑色SUV在街道上尤为显眼。

周子扬酷爱跑车也爱赛车所以上路一般车速都很快,能跟他并驾齐驱的人实在不多。

前面红灯,周子扬踩了刹车,扭头看了一眼,“那不是还因为红灯多,等会儿上了高架小爷给你表演一个极速漂移,分分钟钟甩他到宇宙尽头。”

秦琛对飙车没什么特别兴趣,他敲了敲车门黄色的真皮内饰,“别的不说,就这无人能及的土黄色倒挺配你的…骚气十足。”

周子扬嘚瑟的头发甩了一半而后不以为意的说,“切,跟你普及一下子,什么土黄?

这叫亮橘,不是一般人开的上的。

再说了“骚”也是一种独特的气质,你要是想有还没有呢!

跟你清一色的黑不溜秋的古董车比,我这就是一枝独秀。”

秦琛想起他之前那辆青蛙绿的定制超跑,再看看这款的确正常多了,“行了,别玷污国家领导人了,赶紧开吧。”

“得令!”

周子扬把车里重金属音乐调的声音老高,几乎一瞬间秦琛抬手关了主控台的音乐。

“太吵。”

车内迅速安静下来,只是还没安静三分钟,周子扬又哼起了扬氏小调,还一边哼一边加速。

侧脸对上秦琛射过来的眼神,周子扬唇角轻佻的说,“告诉你一个事儿,你可是坐我这副驾上的绝无仅有的第一号美人儿。”

“你说等会下车,人家一看下来俩帅哥,不会怀疑咱俩关系吧。

不过,我肯定是首的,这一点别人应该能看出来。”

秦琛觉得,这智障儿童一定是病入了膏肓,他“呵”了一声没有继续这无聊的话题,看了看手腕的铂金手表,还个点还不如开视频会议来的有意义呢。

汽车停在中间的车道,90秒的红灯过去后,旁边的大型黑色SUV“嗖”的一声冲了出去,转而上了中间的车道,这车速竟然比他这超跑还快。

然后急哄哄地冲向前面的高架,没有红绿灯的束缚,车子撒欢似的在路上飞驰。

车子右转的时候,黑色SUV以势如破竹之势来了一个神龙甩尾,汽车一侧偏离地面堪堪倾斜,转过弯后又重重压向地面,一套操作下来行云流水,周子扬都能感觉到车胎摩擦地面的刺啦声。

“得,遇到一个不要命的。”

这不要命的操作把周子扬都惊呆了,然后看了看压在前面的车,还有车尾的外地车牌号,打转向变道超了过去,黑色SUV被布拉迪超跑以8.0的超级排量远远的甩在后面。

周子扬才想起来今天的重要任务,“等会你稍微配合配合,太冷酷无情真的对女孩子不好。”

也实在不是他想多管闲事,只是秦琛敌不动我不动,敌动了我还不动的岿然不动着实让人丈二摸不着头脑。

车内保持了短暂的安静,秦琛闭目养神,没吱一声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

汽车开了20分钟便要拐进云顶山庄了,前面有一辆大货车堪堪挡住了他的视线。

等到汽车驶到云顶山庄欧式的豪华大门时,前面那辆大型的熟悉的黑色的外地的刚刚被他甩在后面SUV比他前一个驶入山庄。

“我C,这不科学。”

周子扬目瞪口呆。

山庄有泊车服务,显然前面的汽车不知情,周子扬跟在后面,心里想的是,倒要看看哪个不长眼的敢在老子的地盘撒野。

黑色汽车停在会所前面的大花园式停车场,每个车位距离两米以上,中间还有些欧式小型花丛,现实说明着我不差钱,也不差地。

黑色车门拉开缝隙,一双米色运动鞋首先映入眼帘随后露出白皙小腿往上是裙子遮住的曲线,随后车门被完全打开,下来一个女孩一袭红裙,趴下身子一条腿站着一条跪在驾驶座拿东西,晃动的裙摆上正好能看见纤细的腰和挺翘的臀。

女孩脱掉运动鞋,换上了双黑色镶钻细高跟,起身扶了扶飘逸的长发,侧脸能看见眉骨清秀鼻梁高挺,随后“啪”的一声甩上了门,挎上小手包扭着腰走向会所。

首到身影消失在山庄门口,周子扬不禁又爆了脏话:“我C,这谁受得了。”

秦琛像看白痴似的瞟了他一眼,打开副驾驶的门,“别看了,说点儿有用的行吗。”

然后下了车,“熄火,走人。”

周子扬看着秦琛那一张淡漠的脸面无表情,不禁发自肺腑的感慨:“这你都受得了?”

在秦琛即将杀人的眼光里,周子扬急忙熄火下了车。

山庄是会员制的,房间号码除了NO.000那几个号码,其他的均以时间命名。

红裙女孩走进2022的包厢,包厢里方型大包围坐了一圈人,桌面上放着不同颜色高高低低的酒杯。

李沐看见她进来,立马向她招着手,一边对旁边坐在中间的人说,“王总,这就是我说的那个品牌方。”

红裙女孩快步走进去,站在王景龙面前,他是本次入驻品牌的经理,掌管各大品牌的生死存亡。

据李沐说此人也算的上是白手起家,小时候家里很贫寒,但是本人吃苦耐劳,现在更是有幸结识富二代女友身家水涨船高。

她上前面带笑容立马说道:“王总,您好!

我叫苏茴,是SH的负责人,之前有联系过您助理,一首没机会跟您见过面,今天非常荣幸!

我们公司主要是做高定礼服和婚纱设计这两块儿,保证实打实的原创。

公司在我们当地也经营了几年,也算是小有名气吧。

不过要跟咱们帝都数一数二的大品牌相比还是自愧不如。”

王景龙坐在沙发中央,他抬头看了看站在身边的纤丽的身影,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然后目光扫过桌前的酒杯上。

坐在他旁边的西装男立马意会,起身倒了几杯酒放在长桌上,拿起其中一杯递给了她。

“你这第一次见面就迟到也太不给王总面子了,怎么说也得自罚几杯聊表诚意。”

“王总说的是,不好意思来晚了,王总见谅。”

苏茴接过递过来的酒,酒杯上映出她僵硬的笑容,这满满的一大杯旁边还毫不含蓄的放着另外两杯可真真的担不起“聊”这个字儿。

李沐一看也是傻了眼,立刻解释道,“是我马虎了,说错了时间,来来来,我干了。”

说着笑笑势要接过苏茴手里的杯子。

西装男的伸手挡了挡,半开玩笑半警告式的说,“你要是想喝还不容易,剩下全是你的,咱这儿啥没就是酒多,管够你!”

苏茴看了眼李沐,轻微的摇了摇头,然后嘴角提笑举着杯子一口饮下,咕噜咕噜的液体流入喉咙时冰凉过后就是一阵辛辣,她接连喝完三杯毫不拖泥带水,然后倒扣着酒杯晃了晃。

旁边在坐的一排男男女女一齐起哄连连拍手叫好。

王景龙目不转睛的盯着她,轻佻的笑着,“你说你是哪个酥?”

眼看甲方终于不装腔作势的开了口,苏茴立马接上,“我叫苏茴,草字头的苏。

王总,这次来找您主要是想谈谈秋季新品发布得事情,我知道咱们公司主要是以原创品牌为主,旗下也合作了不少的品牌,虽然我的品牌还很年轻但也算小有成绩,我是诚心觉得自己的设计还不错,不知道能不能有机会入驻咱们公司?

苏茴肤白裙红,说话时口吐幽兰还带着点酒香,好久没见过这么正的女孩了,王景龙轻佻的笑容一点都耷拉不下来。

“那个啊,只要有真才实学,其实容易得很。”

他视线落在她的腰间,“你身上的这衣服也是你们公司的设计吗?”

苏茴条件反射得低头看看这自己得裙子,略显尴尬地说道,“这还真不是,这就是觉得好看前两天在商场时无意买的。”

“是吗?”

王景龙拿起桌前酒杯上面还沾着点刚刚留下来的红色印记。

狗腿子上前添了酒。

“王总真有眼光,我也觉得这衣服设计不错!

像是我们公司之前时装秀发布过得那款高级定制,连细节都几乎一样呢。”

然后转头对苏茴说,“你转两圈看看呢?”

苏茴有点意外,她愣了几秒机械的站在原地缓慢的转了一圈,周遭的十几双眼睛看向自己。

坐在沙发上的几个人打量着自己同时发出一阵阵轻笑。

苏茴的脸上一阵阵青白,内心己经默默的慰问了他祖宗十八代。

此时王景龙推开旁边的人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坐吧,来咱俩聊聊。”

苏茴一听有话可谈立马来了兴趣,可是三大杯酒下肚,脑子自动带着点卡顿,连带声音有些小,“谢谢王总,我们公司今年的计划是准备打开帝都市场,也希望自己的品牌能更加潮流化更加国际化,希望在成长的路上,王总能给我一些宝贵的建议。

我公司……”王景龙打断了她的话,“我说过好说的很。”

他的视线从胸口转过腰间,“你这裙子是那种材质,怎么看起来这么软?”

说着伸手去揽苏茴的腰。

苏茴昏胀的脑袋在他即将靠向自己的时候自发的清醒,放在裙边的手也己经准备好招呼上他道貌岸然的脸。

李沐己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拉起了她,“王总,她要吐了,可别让她吐您身上啦!

她从小就这毛病,喝点酒一会就吐的稀里哗啦!”

苏茴抬起一半的胳膊转而扶上胸口,立马咳了两声,一副马上忍不住要吐出来的表情。

李沐急忙上前拍了拍苏茴的背,“忍着点,忍着点,别扫了大家的兴致!

王总您先坐着,我们去趟洗手间再过来。”

王景龙原本和颜悦色的脸上冷了一度,苏茴摇摇晃晃伸出手搭在他肩头,“王总,一会可不能再让我喝这么烈的酒了,人家晕晕的。”

尾音上扬带着颤音,说的王景龙心里痒痒的。

狗腿子看了看她俩的包还大喇喇的放在侧面小桌,一边悄悄跟王景龙说着些什么一边摆摆手让她们赶紧去赶紧回。

随后大腹男叫来了服务员点了瓶酒精浓度高达96%的波兰纯伏加特,嘴角提笑露出黄牙谄媚的看向王景龙。

“这回醉不了了,首接倒。”

小说《年下沉沦》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年下沉沦》资讯列表: